血月红雪

【剑网三】《永寂》

  尉迟醒过来,半睁开眼,看到了叶启的脸。“醒了?”永远都是不温不恼的语气。“嗯。”懒懒回了一句,从叶启的腿上起来,伸了个腰。“说来赏花的是你,结果你倒睡过去了。”叶启有点无奈……

  尉迟顿了一下,在叶启脸上啄了一口,拉起叶启的手:“走,回家吃饭吧。”“嗯。”旁边的丫头偷笑两个大男人还牵手,尉迟瞪了一眼,突然悄悄对叶启说:“春景繁花,都不如你。”

  ……

  叶启猛的睁开眼,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梦里另一个人的脸,他怎么都想不起来。

  推开窗户,看见丫头在收拾旧东西,准备扔掉。一个头冠掉出来,白毛已经变成灰的了,上面还脏兮兮的,有这红色的斑。

  “那是什么?”

  “啊,少爷!”丫头突然哆嗦跪下来说,“少爷,这是你很久以前不怎么来往的朋友落在这里的,打扰到少爷真是罪该万死”

  头晕的叶启没注意,平时和他嬉闹久的丫头怎么突然如此惶恐。

  “新春,花都开了,一定很好看。”



  ps,其实这只是预告,如果有人想看这篇文的话留言,想看长的还是短的。


 


《【剑网三】《苏醒》第二章》

1.拖了一个星期的真是对不起 2.本文主要的cp是苍唐和明唐,次的话各种cp,双苍、藏唐、藏花【无节操的我各种cp都能吃,再冷的也能。】3.那么食用愉快。


第二章


  任燕京如何去想,记忆中的那个人也还是被什么笼罩着。他之前失忆了,嗯,苏展云说他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就忘了很多东西。燕京隐隐地感觉到,他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扬州。

  他记得自己是出生扬州,有家人的。


  为什么去参军,参军前发生了什么,燕京全忘了。失忆后的一段时间里,燕京都感到很迷茫。


  他必须去到那些失去的东西!

  不然燕京一定会疯掉的。

  ……

  苏展云有些无语地看着不远处正发呆的燕京,甩了甩手上的血,脚下全是尸体。

  一路上,他己经帮燕京处理了好几批杀手了。燕京曾经的仇家真是多得让苏展云抓狂了。可燕京,不仅没意识到自己有生命危险,还悠闲得坐着马车发着呆。真是让苏展云无语到了极点。

  “真是日了狗了!”好半天苏展云才憋出一句话。


  那天燕京告别苏展云后好几天后,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燕京失忆了。

  功夫没忘,但其它很多事都忘了,整一个就是呆萌的小奶狗。

  当苏展云追上的时候,己经有仇家盯上燕京了。于是苏展云很悲催的成为了燕京的打手。还好一路上没遇到什么难缠的对手,苏展云身上有旧伤,真的碰上高手就完了。


  只能祈祷一路安然无事了。

  一个旧伤在身的人还得保护一个失了忆的白痴,想想苏展云都觉得蛋疼。


  唐源看了看四周,似乎并没有什么人。但为了保险起见,唐源決定再等等。毕竟苍云本身也不是好惹的,曾经暗杀苍云失败的师兄对唐源说过:苍云就是狼,不是人!!然后后怕地摸了摸屁股。

 

  “师兄,你是被打了屁股吗?”唐源脑补了一下高冷的师兄被打屁股的样子,好想笑。

  “啊,那个,额,我先走了。”

  后来师兄好像是被抢走了,被那个苍云。唐源在心里为师兄默哀……


  而现在,唐源也要暗杀苍云,雇主给了一大笔钱,还有一个纯金的木桩……

  于是,唐源接了。


  但是,看到任务回标后,唐源觉得自己的师兄小题大做。

  从远处观察对方几天后,唐源也有点无语。

  你见过下马也能不小心摔了的狼吗?你见过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狼吗?

  看得唐源都想上去帮忙了……

 

  这次的任务,绝对成了。舒了口气,唐源淮备动手……


  【2333燕京是粉切黑啦,千万别把他当成可爱的存在,至于有多黑,“汤圆”会带大家领会……】


 





《【剑网三】【藏唐】《遗忘》后续》

《【剑网三】【藏唐】《遗忘》后续》



1.听说清明的时候大家被虐的很惨,来补偿大家一下。2.把之前不满意的地方的细节补上了,肉肉也上了。


part1.2.是原文补充

part.3是肉

【【恩恩!食用愉快!】】


part.1 梦境


1.生当长相思,死当复来归。——苏武


2.

  天亮的时候我就该离开,与世长辞了。我唯一放不下的是你。江山也好,权力也好,曾经都是我在意的东西,可是啊,遇到你以后,你就成了我的世界了。

  你会不会忘了我呢?


  唐漠没有回答,只是问。

  

  你不恨我吗?


  叶熠年笑了:恨你什么……

  唐漠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该走咯,再见吧,唐。


part.2 手信

1.

  唐漠醒了过来,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直射进来,有点刺眼。

  外面的世界依旧在运转,不会因为谁的死而停下。


  依旧到西湖旁边发呆,想着漫无边际的事情。

  某个人的声音,某个人的笑,某个人的举止……


  自己变得很奇怪。

  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在想那个死掉的人。


  到底是怎么了啊……


2.

  唐漠有些疑惑的接过信使递过来的信。心剧烈跳动。


唐漠亲启——叶熠年


  唐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我们没有在一起,而且,我已经死了。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你是来杀我的。可是,很糟糕啊。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你一眼,没把命丢了,却把心丢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所以,一直在想着:到底怎么接近你呢?

  什么很像你的故人啊,求抱抱之类的。都是我想出来的笨办法。可是好像,都没有用啊。好失望啊,每次看到你眼里的不耐烦,就像心绞痛犯了,哈哈。

  …… 

  有时候,当皇帝很累啊。

  从我父亲那一代起,宰相就已经慢慢收买朝中人心,慢慢掌权了。父皇没来得及处理掉这些祸患就突然去世了,留我一人面对。可是我年少,能力不足。根本没有办法,甚至连命都保不住,只能整天装成一个白痴。真的,好累呢……

  ……


  今天胡人送来一箱女人的衣裙,嘲笑我窝囊。你觉得呢,唐漠……


  ……

  如果以后我们没有在一起,这封信才会寄出去,很想,永远都没有寄出去的可能。


3.


  信断断续续的,很明显是在不同的时间点写的。很长很长,平时的小事,还有一些唐漠自己都没发现的关于自己的事。唐漠的小习惯,说话的惯用词……


——你喝茶的时候很喜欢咬杯子的边缘呢,像只猫啊哈哈哈。

——你思考的时候总会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哦……

…………


问你一问题。

  喜不喜欢我。


  喜欢。


  可是,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啊……




《【剑网三】【藏唐】《遗忘》》



1.你以为清明节我会放过你们吗?   2.短篇BE   3.感谢 @帅裂苍穹叶启渊 提供的脑洞   5.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了  6.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数字呢?  7.那么,使用愉快   8.图片来自百度


Part.1 悲剧

1.

  叶小轩和唐小沐很喜欢去西湖边,因为那里有一个老人。

  尽管用‘老人’这个词来形如那个人并不合适。他和唐小沐一样,来自唐门。一头白发,可是脸上的皱纹却很少,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总让叶小轩和唐小沐觉得很温柔。

  每次叶小轩和唐小沐去西湖玩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在亭子里一人独坐。早上也好,下午也好,晚上也好,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叶小轩几乎都以为他是住在这里的。这个奇怪的人足够引起叶小轩和唐小沐这两个小家伙强烈的好奇心了。


  于是唐小沐终于鼓起勇气问他:“前辈,你好……”

  他转过头,眼睛像星空。

  唐小沐愣了,勇气瞬间告空,跑回到了叶小轩得身后 。


  “我叫唐漠。”似乎看出来两个小家伙的意图,那个人笑着向他们打了招呼:“你们呢?”

2.

  唐漠很和蔼,也很友好,后来两个小家伙几乎恨不得好唐漠黏在一起了,总是来找唐漠。

  “唐漠哥,你为什么总是来这里呢?”叶小轩咬了一口唐漠做的点心,口齿不清的问。

  “等一个人,不会回来的人。”

  “既然不会回来了,为什么还要等呢。”唐小沐不明白。

  

   我曾经做错了一件事。

   我年轻的时候,出了师门,年少轻狂,坚信着正义的道,祸害百姓的绝对要受到惩罚。 我接任务也是接那些任务,杀那些祸害百姓和苍生的人。


   这不挺好的吗,怎么错了呢。叶小轩问。

   别打断啊少爷!唐小沐说。


   那年,新皇登位,正好蛮子进犯边境,可是那个皇却整天在王宫里日夜笙歌,交给了奸臣去处理。官兵借此为理由向百姓征税,事实上是为了饱自己的私囊。我接了一个任务,刺杀皇上。新的皇帝即位的时候总是会选一些人来作为影卫,那种绝对忠心的,绝对服从命令的侍卫。

  我用手段混进了选拔人群,很巧的是。皇上看到我,说我很像他的一个故人,把我选进了,你看,这么笨的皇帝,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把自己的命交给我了。我成了他的第一影卫,我无时不刻都跟着他。我发现,他的武功了得,并不是还对付的白痴。我一直在找机会……


3.

  那个人,总是喜欢捉弄唐漠,可是碍着任务,唐漠一直忍着自己的怒气,想着那天给他找到机会了,一定用追命箭一箭射穿他的脑门。

  “唐~”叶熠年的声音传到耳边,唐漠无语的转过身去。叶熠年刚下早朝,龙袍也没换,径直扑向唐漠。唐漠没等他冲进怀里就伸手挡住了他。

  “我已经说过,别再把我当成你那个所谓的故人的替代品好吗?”唐漠皱起了眉头,他真的很不耐烦了。因为从他跟着叶熠年开始他就不断被蹭豆腐,不是抱抱就是亲亲,虽然唐漠从来没让他得逞。

  叶熠年眼睛亮亮地,很干净,说:“太像了啊,控制不了呢。”

  

  莫名的,唐漠觉得不爽。

  被当成替代品什么的。


  唐漠又被捉弄了,换班后去睡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头上插着一朵菊花……

  又比如,和他去后花园赏花,被逼着和那些美人丫鬟和妃子们说话,而叶熠年自己一个人跑去玩了。

  又比如……


  “唐,过来一下,求抱抱!”

   忍无可忍

  “呵呵。”唐漠终于炸了,把茶杯甩向叶熠年。


   茶杯被内力推开了,可是撒了叶熠年一身。


3.

  那天晚上,唐漠几乎崩溃。

  他被男人艹了。

  真心日了狗了。

  妈了个鸡。


【【【因为我爸妈在家,肉文番外改天补啊,抱歉了】】】


4.

  后来唐漠被软禁在叶熠年的宫殿。


  他找到机会了,他把叶熠年杀了。那个人临死前的表情是笑着的,他问唐漠:“为什么?”

  你是个昏君,就那么简单。

  他咧开嘴笑的灿烂,“明明你什么都不懂啊,唐漠。不懂你自己也不懂我。”


  唐漠做完这个任务之后,得到了很大一笔钱。

  可是,他并没有感觉的意料之中的高兴,没有感觉。心理有种莫名的奇怪的感觉。


  被刀子一丝丝割伤的痛,微不足道。


  可是日子越来越长,痛就堆积起来爆发。


  脑子里不可抑制的想着那个人,音容笑貌。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一定是疯了。


  某天清晨,他收到了一封来信。寄信时间是他开始当影卫一个月后的日子,发信时间是今天。


“有些东西,一直没和你说,不太敢说出口。就写吧。其实我没有故人像你,只是为了找个理由去接近你。说实话啊,我,其实喜欢你,真的,不是开玩笑啊。见到你就喜欢上了。”

“有点心烦,好想杀了宰相。明明是我的国,掌权的却是他,真可笑。”

“胡人寄来一箱女子的衣裙给我,真的很想,亲自上战场。可是我只是个挂名的皇帝而已。”

“父王死后,朝廷里被宰相换成了他自己的人,我只不过是他的傀儡。谁曾想到一代忠诚,有着那么大的野心。”

“皇帝我不想做了。想和你找个地方隐居呢,我好像有点幼稚诶。”

“唐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唐……”

……


喜欢啊,怎么办,我喜欢啊。

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

你不在之后很不习惯,想是把一些重要的东西丢掉了。


所以说,我是个大笨蛋啊。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你。


5.

  “那个人的尸体,被扔到湖里喂鱼了,可是该死的人一直作威作福到终老。”

  唐小沐颤了颤,看向西湖:“是这里对吗?”

  叶小轩也看着湖面,波光粼粼。

  

  很久以后,清明时节。叶轩和唐沐到西湖边扫墓。

  只有两块残破不堪的墓碑,连刻字都没有。


  后来,在漫长的时光里,墓碑也消失了。

  可是有些东西没有消失,叶轩和唐沐知道那是什么。


END


文笔不好什么的真的请见谅啊QAQ



《【剑网三】《苏醒》第一章》


1.最近脑洞有点大    2.主苍唐,明唐,次的双苍啊、藏唐啊什么的,看心情会去写其它的……    3.因为没找到画师,所从会在微博  血月红雪  上自己画点片段,如果有大触想画可at我,热烈观迎!    4.那么,食用愉快


chaphter.1 重逢·不识君 

1.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2.

  “唐源,和你说件事。”叶秋华把茶杯放下,视线从湖面上收回。

  “说。”唐源擦着他的千机,没有抬头。

  “我想雇你当我的专职保……”

  “不要。”


  叶秋华捏着茶杯的手指不经意地加重了几分力道。唐源瞟了一眼叶秋华,知道对方己经隐隐发怒了。虽然叶秋华平时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真生气了也不是好哄的,哪怕唐源是这位大少爷身边为数不多不以钱为目的的真·朋友。


  真当唐源寻思着该怎么哄叶秋华的时候,叶秋华说话了。

  “不好吗?这样我们可以经常在一起了啊,你也不用再做那些危险的任务。”


  唐源摇头说:自由,我喜欢自由。


……

  茶已经凉了,丫鬟想上前换成温的,却被叶秋华挥手示意退下。


  苦。


  到底是心还是茶?叶秋华轻笑了几声,满是凄楚。


  入冬后的天气真是冷。


3.

  你的名字?

  他接过糖葫芦,说:唐源。

  汤圆?

  好看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像是在不耐烦一样,纠正道:大唐的唐,源头的源。


  唐源。


  那个时候的叶华秋不知道,这个人是他这一生的情劫。


  呐呐,你吃了我的糖葫芦,我们就是朋友了,好不好?

  唐源~仙满楼来了新女人,水灵得紧,我们一起去看吧……

  源,别再去接那些危险的任务了好吗?

  源……


 

  我有一些话,想你说。

  很想和你在一起。

 

  并不是玩笑。

  并不是。










 


《【剑网三】《苏醒》楔子》

1.最近脑洞有点大

2.《苏醒》是HE请放心

3.文风常变注意


1.

  最近燕京有点嗜睡,加上己经入冬了塞外风雪大,不管是胡人还是苍云军都开始休养生息了,于是燕京一整天下来只要没事干就是在睡……

 

  明显是要老了的节奏。燕京的小弟苏展云一脸嘲讽的看着燕京说。


  燕京懒得搭理这个欠揍的货色,翻个身继续睡他的。


2.


  燕京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十几岁的时候。

  风筝、糖葫芦、阳光……

  还有那个人。


  断掉线的风筝被风带向远方。

 

3.

  燕京得到允许后回到营帐里收拾东西。


  “大哥你要回老家过年吗?”苏展云翘着二郎腿在床上看燕京收拾东西。

 

  “嗯。”燕京的行李少的可怜,也就那几件东西,没几句话的功夫和就包好了。

  “那好走不送。”


  燕京走了几步想起什么,问苏展云:“你不回去么?”

  “嘿嘿,家里人都死光了回去干嘛,在军营里和哥儿们喝酒不挺好的吗?”苏展云露出他的招牌嘲讽笑容。

  燕京想了想,走向苏展云。


  “操!你干嘛!?!”


  看着燕京的背影,苏展云摸了摸被亲吻的额头,苦笑着骂了句:流氓。


4.


  燕京看着地平线,心里从来没有那么烦躁过,想快点,再快点……

  他想找回一些属于他的东西。